波澜壮阔四十年 不忘初心再出发 ——改革开放40周年长江科学院发展巡礼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我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征程,同年,全国科学大会迎来了“科学的春天”。40年只争朝夕,长江科学院跟随国家改革浪潮一路奔腾,以治水治江科技支撑为己任,用智慧与汗水建功长江,谱写了水利科技发展的华美篇章。

  回望长江科学院走过的40年,改革、开放与创新贯穿始终。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引擎极大地促进了科技的发展。1985年国家科技体制改革全面展开,1988年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重要论断,促使水利科技发展快速推进,长江科学院也驶入发展快车道。至2000年底,长江科学院已成长为多学科、多专业、多领域协同发展的综合性大型水利水电科学研究机构。2003年,长江科学院以其国家非营利科研机构的定位华丽转身,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改革创新时代。为全面适应国家对非营利科研机构的管理体制和创新发展的要求,更好地履行治水治江科技支撑的职责,长江科学院不断深化改革,先后出台《长江科学院引进治江高级人才有关待遇的暂行规定》《长江科学院人才引进实施细则(试行)》《长江科学院机构设置与人员编制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我院基础研究的若干规定(试行)》《长江科学院公派出国留学人员选派及资助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技术开发和成果转化推广工作的若干意见》《关于进一步促进学术交流活动的若干规定》等一系列政策,加快体制机制转型,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在对外开放的环境下,长江科学院国际合作与交流的大门也由此打开,大力实施“走出去、引进来”战略,不断追踪国际水利科技前沿,促进了国际水利科技的交流与进步。十一五“转型发展”战略取得明显成效,十二五“给力倍增”目标完美收官,“十三五”和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了“坚持一个理念、提高两个能力、实施三大战略、抓好三个建设、实现六大目标”的“12336”发展思路,确立了全面建成一流水利科研强院的发展目标。40年来,长江科学院人锐意进取、主动作为,积极践行五大发展理念,为治水治江事业以及国民经济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自身发展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一、科技支撑作用全面彰显
  40年来,长江科学院始终致力于长江的保护、治理、开发与管理研究,在长江防洪安全、供水安全、生态安全、工程安全、通航安全等流域战略性、前瞻性、基础性问题研究方面开展了大量原创性科研工作,承担了大量防洪抗旱与减灾、河流泥沙与江湖治理、水利水电工程关键技术、流域综合管理与保护等方面的科研项目,在治水治江伟业中,解决了一系列重大技术问题和关键技术难题,发挥了科技主力军的重要作用。主持《下荆江河势控制规划》编制,参与《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治理规划》《长江防洪规划》《长江流域水资源综合规划》《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洞庭湖区综合治理规划》《鄱阳湖区综合治理规划》《长江流域蓄滞洪区水土保持生态保护规划》等重要综合规划和专项规划编制,积极承担水利前期、三峡后续规划、水资源管理等项目,开展取水许可、防洪评价等工作,为流域规划与水行政综合管理提供了多方位的科技支撑;对长江中下游江湖演变与整治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建立了河道整治的理论,攻克了江湖整治关键技术,提出了河势控制和河道整治方案,设计并实施了一系列崩岸治理和重点河段整治工程,为长江中下游江湖稳定、防洪安全、通航安全和岸滩资源利用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支撑;大力开展防汛抗旱减灾新技术新材料新设备研发,在“98洪水”和“512汶川地震”等重大灾害中科技救灾,历年为流域防汛抗旱提供人员和技术支撑,为确保大江安澜做出了重要贡献;面向长江大保护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参与有关立法、规划编制和制度建设,承担黄金水道建设对防洪与河势影响研究、长江经济带水生态安全保障等专题研究,参与流域入河排污口核查、长江河段利用和岸线开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编制、长江干流河道建设项目核查等专项工作,作为长江委河长制工作技术支撑单位协助制定工作方案和指导意见,为流域内省市县编制一河(湖)一策方案提供技术服务,承担水利部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评估与验收工作,在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丹江口水库持续开展水质监测工作,为长江大保护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提供多方位科技支撑。

   40年来,在国家水利水电事业蓬勃发展的浪潮中,长江科学院面向重大工程需求,瞄准关键和重大科学技术问题,加大科技攻关力度,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行提供科技支撑,充分发挥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作用。先后参与200 余项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全过程、多方位参与三峡工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布垭水电站、丹江口水利枢纽等国家重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在工程的规划、立项、咨询、设计、施工与运行管理中,攻克了一大批重大技术难题,铭刻了长江科研的卓越功勋。在泥沙问题论证、明渠导流通航、柔性防渗墙、大流量深水截流、精细控制爆破、超大埋深断层防渗加固处理、船闸高边坡变形稳定、无缝大坝混凝土等方面开创性的研究成果为三峡工程赢得国之重器的美誉;攻克膨胀土顽症、丹江口大坝新老坝体结合及渗漏处理、超大穿黄隧洞、水源区水质监测等关键技术问题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顺利安全供水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科技支撑;在世界最高面板堆石坝水布垭水电站建设中,深厚覆盖层处理、超高堆石体填筑、大应力面板稳定等技术的攻克功不可没;在金沙江、乌江、雅砻江、大渡河以及全国各地的水利水电工程建设中,长江科学院各专业团队深度参与,为工程建设和安全运行保驾护航。与此同时,围绕国家和行业需求,长江科学院科技服务领域从水利行业延伸至环保、生态、交通、能源、市政、国土等领域,科技支撑作用全面彰显。

二、科技创新能力整体跃升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40年来,长江科学院着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在学科专业、科技平台、科研条件等建设上全面推进,科技创新从未止步,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科技创新能力得到整体提升。2003年,长江科学院制定发布第一个学科建设与专业发展规划,先后拓展了一批现代水利科学研究的新专业,逐步向水资源利用、生态环境保护等专业以及基础性学科、前瞻性学科、交叉学科、边缘学科等方向延伸。当前,长江科学院专业领域已覆盖防洪抗旱与减灾、河流泥沙与江湖治理、水资源、水环境、水土保持、工程安全、水力学、水工结构与建筑材料、岩石力学与工程等近20个专业,依托长江科学院建设的科技创新平台有国家大坝安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江湖保护与水安全保障国际科技合作基地、水利部江湖治理与防洪重点实验室、水利部岩土力学与工程重点实验室等9个。2018年成为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共建单位。科研基地分布于武汉、宜昌、重庆以及青海杂多等地,总占地面积90余万平方米,拥有4000余台(套)先进仪器设备,拥有当今世界规模最大、功能最全、设备最先进的河工模型——长江防洪模型。基本建成了覆盖长江流域和西南诸河重点区域的野外科学观测实验站网体系。

  依托学科专业、科技平台、科研条件等综合优势,40年来,长江科学院承担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973、重点研发计划、自然科学基金、公益性行业专项、水利技术示范项目和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200余项,取得了一批高水平成果,解决了一系列重大科技问题和工程难题,有力地推动了学科发展和行业进步:历经数十年的研究与工程应用积累形成的水工岩体特性评价与工程利用关键技术解决了三峡、葛洲坝等工程建设的岩体关键问题,有力推动了我国岩石力学科学进步,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对长江中下游河道水流泥沙运动、河床演变与整治关键技术、江湖关系变化的深入研究,形成了长江河道演变理论与治理技术体系,在长江综合规划和专项规划、河道和航道整治、河道管理等方面广泛应用,促进了我国泥沙运动力学、河床演变与整治相关学科发展,研究成果荣获大禹水利科学技术一等奖等多项奖励;在导截流及施工通航水力调控方面,打破流量、水深等多项世界记录,在巨大导流流量和极高通航水流要求条件下,攻克弯道明渠导流与施工通航矛盾,在三峡大江截流中发挥重要作用,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科技进展”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在水工材料与结构、建筑物防护与加固方面的研究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研发的CW系列灌浆材料及施工成套技术屡获殊荣,成为水利工程断层裂隙缺陷处理的首选;首创的个性化精细控制爆破理论,在三峡三期围堰拆除中成功应用,创造世界围堰爆破拆除史上多项记录,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研制中国第一台水轮机电液调速器,在国内率先发明灌浆自动记录仪,自主研发的大坝安全监测系统在溪洛渡、乌东德、大藤峡等水利工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水利血防、健康长江、水资源配置、水环境治理、山洪灾害防治、生态修复以及水利信息化等方面的众多成果广泛应用于生产实践,为促进流域管理与保护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为国家水利事业提供科技支撑的同时,长江科学院也收获了累累硕果:1978年8项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40年来累计完成提交万余份科研成果报告,400余项科研成果获国家和省部级科技奖励,其中国家级奖励30余项,获国家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260余项,主编或参编国家和行业规程规范50余部,发表“三大检索”科技论文200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90余部。

三、科技人才队伍卓然成型   
   1978年,长江科学院工程师职称及以上的科技人员不足百人。40年来,在三峡工程、南水北调等大型水利工程的巨大感召力以及对水利科技人才的渴求下,长江科学院以流域重要水利科技支撑单位的地位吸引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一大批青年才俊加入到水利科技支撑这项伟大的事业中来。2003年长江科学院积极推动科研机构改革,作为重要支撑要素的人才成为了关键一环,由此,百人博士团队的高层次人才引进战略随之而出,随即出台《长江科学院引进治江高级人才有关待遇的暂行规定》,自筹资金为高层次人才来院工作提供优厚的福利待遇和科研条件,自2003年以来共引进博士近200人,用于落实高层次人才待遇和科研启动经费的投入逾千万元。40年来在“人才强院”战略的指引下,长江科学院引人、用人、留人、育人机制不断改革和健全,人才队伍极大优化。当前,长江科学院拥有一支800余人的科技人才队伍,其中“双聘院士”2人,教授级高工140余人,高级工程师300余人,博士218人,博硕士学历人数占比提高至62%,具有副高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人数占比提高至近60%。人才已成为当前长江科学院最为重要的创新资源和发展优势。

  在治江科研和工程实践中,长江科学院以“重点培养”和“全面提升”相结合,不遗余力地培养治江科技人才。当前,长江科学院拥有国家、省部级等各类专家70余人,其中,享受国家政府津贴的专家3人,2人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5人入选“水利部5151人才工程”部级人选,10人获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水利系统先进工作者、水利青年科技英才、湖北省突出贡献专家、湖北省政府专项津贴等称号和荣誉。制定了《长江科学院创新团队建设实施细则》,于2011年启动院级创新团队建设工作,目前已建设11个创新团队,其中省级创新群体1个。出台《长江科学院公派出国留学人员选派及资助管理办法》,先后选派近150余名青年技术骨干出国访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等。与此同时,长江科学院还致力于水利事业后继人才的培养,自1978年成立研究生部至今,已累计向水利行业及社会培养输送人才400余人,如今,长江科学院已成为水利科技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四、科技合作交流走向世界
  改革开放政策为科技合作与交流走出国门创造了有利条件,加之三峡工程、葛洲坝工程建设引发国际科技界的极大关注,在此历史形势下,40年来长江科学院的国际合作与交流逐渐步入高潮,长江科学院由此从长江走向世界。

  40年来,长江科学院紧紧围绕国家对外开放大局、“一带一路”倡议和学科发展需要,结合承担的国家重大科研课题,紧密围绕长江防洪、流域管理与保护、三峡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等水利工程建设任务,抓住水利部、科技部、国家外国专家局以及国外政府和机构贷款赠款等国际合作与交流渠道,以合作研究、技术交流、学术访问、学术研讨、人员培训、组建合资公司、聘任外籍专家等多种形式,大力开展多层次、多领域、多渠道、多形式的国际合作与交流。40年来,共“走出去”400多批、800多人次, “引进来”500多批、2400多人次开展交流、合作研究、考察、访问、培训、讲学、进修等,与20多个国家(地区)签订40多项科技合作意向书、备忘录等,与国外机构合作成立了2个科技企业,开展了100余项国际合作项目,与外方联合发表SCI论文70余篇,多次成功主办或协办国际(地区)学术研讨会。国际合作与交流的规模、形式与深度都迈出了较大步伐,促进了长江科学院科研事业的发展,推动了学科建设、科技创新和科技进步,提高了长江科学院国际知名度,培养、造就了一批外语好、业务精、熟悉国际合作运行规则的人才,有力推进了一流水利科研强院建设。2018年成功获批成为国家国际科技合作基地。

 

  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前行,今天,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部署,全力整体推进。母亲河已唱响“大保护”的最强音,“水利工程补短板、水利行业强监管”已成为今后一个时期水利改革发展的总基调,水利科技工作者重任在肩。在回望改革开放40年发展成就与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应看到,我们面临重大机遇与严峻挑战,在“补短板、强监管”重点任务以及长江大保护重大科技攻关、三大水问题系统研究、长江经济带发展水利支撑等工作上,新任务新需求新挑战更多,水利科技创新的任务愈加繁重,但对标任务与要求,我们还存在着治江科技支撑能力不强,高端领军人才缺乏,国家级科技创新平台缺乏,科技成果贡献率不高,良好的科研生态形成机制有待破解等问题。

  面对形势与不足,我们必须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治水重要讲话精神,把“十六字”治水方针作为行动指南,紧扣“长江大保护”这一时代命题,全面落实“水利工程补短板、水利行业强监管”水利改革发展总基调的要求, 围绕“四个长江”建设目标,瞄准短板、找准方向、苦练内功,抓好治江重点工作科技支撑,抓好三大水问题系统研究,抓好科技创新人才队伍建设,抓好科技创新平台建设,抓好科技创新环境建设,抓好科技成果转化推广,全面推进从严治党,着力提升治水治江科技支撑能力,更好地服务于治水治江事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描绘新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