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水利与科技正文 


保护长江水源地:让5亿人喝上干净水


  第一财经网站讯 “姚博士,我们进入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了吗?是一级还是二级?上面有没有显示风险源?”连日来,第一财经记者随专项行动第一督查组的车辆到长江经济带沿线各地检查时,每驶近一处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督查组副组长、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区域处处长史庆敏都会这样大声地问。 

  在行驶的车上,来自环保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的博士后姚延娟也总是拿着她的Pad不停地看。她告诉记者,上面安装的是环保部环境监察局专门组织研发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现场巡查卫星遥感支持系统”,可为现场执法人员提供定位、测距、可疑风险源提示、路线指引、收录和导出现场检查信息等支持。 

  9月上中旬,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执法专项行动(下称“专项行动”)3个督查组赴11省份督查。第一财经记者在随行采访中了解到,各地按照“一个水源地、一套整治方案、一抓到底”的原则,逐一建立了饮用水水源地整治方案,清理整治环境违法问题,在让当地百姓喝上清洁安全饮用水的同时,也保证了一江清水向东流。 

  专项行动中的新“武器” 

  长江经济带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个省市,养育着全国40%的人口,支撑着全国40%的经济总量,是我国除沿海开放地区以外,经济密度最大的经济地带。 

  但同时,长江经济带也是我国水环境问题最为突出的流域之一。多年的监测数据显示,长江经济带面积虽只占全国的21%,但废水排放总量占全国的40%以上,单位面积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5至2.0倍。 

  在这条经济带上,许多省市的饮用水直接取自长江,饮用水安全关系到沿江5亿多人的健康。保护和改善长江生态环境,保障群众饮用水安全,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先决条件和筑底工程。 

  2016年5月,根据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环境保护部启动了专项行动,目标是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到2017年底前,基本完成长江经济带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的排查整治任务,进一步提高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质安全保障水平。 

  专项行动中用上了新“武器”——本文开头所提到的巡查系统。姚延娟说,饮用水水源地中,可能有许多影响水质的风险源,包括点源类风险源,主要是工业企业。另一类是流动类风险源,包括车辆、船只等。还有非点源类的,如分散的居民点、农村的面源污染等。而通过卫星遥感就可以提取这些风险源,并对这个饮用水水源地有一个总体上的认识。 

  “有了这个系统,你就能直观地看到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的一级、二级的边界和自己所在的位置,发现和判断可疑风险源是否违法占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而在以前,到保护区检查,除了看路牌,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处在保护区什么位置。”姚延娟说。 

  记者看到,在这个Pad上,不同类型的风险源和一级、二级保护区的边界都用不同的颜色标示出来。姚延娟称,目前这个系统已经做成了全国一张图,指针移到某一个省市,当地的饮用水水源地就显示出来了,里面潜在的风险源也一目了然。这能为现场执法检查提供“靶向指引”,是区域环境执法的一个有力工具。 

  上述系统通过定期对水源保护区开展卫星遥感比对,筛选出存在可疑环境违法问题的水源地,目前已研发了网页端和手机端两个版本。“其实,不光是水源地,其他区域性的环境执法,也都可以用这一思路来提高执法效率。”她说。 

  除了这个巡查执法系统,还有一个易被常人理解的“武器”就是微信工作群。 

  截至今年6月底,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源保护区内仍有107个环境违法问题未完成整治,其中四川省相关地市占30个,问题数量居全国之首。这让部、省、市的相关官员们很着急。 

  7月中旬,环保部副部长翟青专程赴四川督办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的整治。在片区座谈会上,翟青提议,由他和四川省副省长杨洪波共同担任群主,建立一个“四川饮用水水源地工作群”,专门用于四川省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清理整治的沟通信息、了解情况和调度进展,将四川省12个相关地市分管市长拉进了群。 

  根据要求,12城市分管市长每周五要在群里通报进展情况,以“钉钉子精神”推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环境违法问题逐一解决。 

  这之后,四川各地市整治行动更加积极主动。在建群的当天,资阳市就启动了老鹰水库一级保护区范围内最后一个项目的整治,并于次日全面完成整治任务。南充市连夜请来专家商讨分析,研究加快推进整改任务。 

  “饮用水源安全是一个环保问题,更是一个民生问题。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的整改早一天完成,老百姓饮水安全隐患就能早一天消除,在这些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我们决不会推脱。”乐山市委书记彭琳说。 

  史庆敏介绍,四川省的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已“后来居上”。截至8月底,该省饮用水水源地的120个问题完成109个,完成率90.83%,清理整治进展在11个省市排序中位居第五。 

水源地保护中的“硬骨头” 

  长江经济带沿江各地的饮用水水源地有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饮用水安全到底如何?这是记者在跟随采访时最为关心的问题。 

  环保部2016年公布的监测结果显示,长江干流总体水质较好,但部分支流污染严重,部分饮用水水源地存在安全隐患,废水排放量逐年增加,江湖关系紧张,部分地区生态问题突出。 

  去年以来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在对各地的督察反馈中,也都提到了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存在的问题。 

  在给湖北省的督察反馈意见整改任务清单中,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到,“饮用水水源安全保障不足”。与2013年相比,2015年长江湖北境内32条支流83个可比断面中,Ⅲ类及以上的断面比例下降3.6个百分点,劣Ⅴ类水质断面比例上升2.4个百分点,呈现“好水变少、差水增多”的趋势。 

  在长江经济带中,湖北省是长江径流里程最长的省份,是三峡工程库坝区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 

  长江干流湖北境内共有88个饮用水水源地。中央环保督察组称,这些饮用水水源地中,有23个乡镇水源地尚未划定保护区。“截至督察时,长江干流饮用水水源一、二级保护区内还存在220个违法违规设施或项目。”“咸宁、恩施两市(州)50个非法码头全部位于自然保护区或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 

  在向贵州省反馈督察情况时,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到,“安顺市普定县违反《水污染防治法》,同意在火石坡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建设兴东民族健康产业园。”“红枫湖、百花湖、阿哈水库是贵阳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2011年7月至2013年4月,清镇农牧场违法在红枫湖二级保护区建成14栋别墅共计9500平方米,直到督察组进驻后,贵阳市政府才组织强制拆除。” 

  此外,“贵州龙里经济开发区谷脚片区位于贵阳市汪家大井饮用水水源准保护区,未按照要求建成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涉水企业违法排污时有发生,给饮用水安全造成风险。” 

  在向安徽省、湖南省、江苏省和重庆市等地反馈督察情况时,中央环保督察组也多次提到了当地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存在的问题。 

  比如,安徽省“淮南市姚家湾排污口位于饮用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内,环境隐患突出。”湖南省“常德珊珀湖2013年确定为饮用水备用水源地,但相应管理不到位,一些养殖企业持续投肥养殖,导致湖水水质长期为劣Ⅴ类。”江苏省“长江江苏段分布有30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现场抽查12个,8个存在环境违法问题”。重庆市“有16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未采取隔离措施,12个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存在码头等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项目”。 

  部、省、市联手“过筛子” 

  “如果连群众饮用水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还能干什么?”2016年10月19日,在重庆市召开的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执法专项行动现场会上,翟青严肃地说:“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的环境保护,环保部会一抓到底。” 

  一年多来的专项行动,部、省、市联手,“过筛子”般地检查各地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制度落实情况,包括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是否依法划定,在保护区边界是否依法设立地理界标和警示标志;清理饮用水水源一级、二级保护区内的违法问题等。 

  在武汉市,始建于1980年的余家头水厂服务人口110余万人。虽然多年来该水厂一直保持着水质达标率100%的纪录,但水源地仍存在着不少环境安全隐患。 

  武汉市环保局有关人士介绍,由于余家头江滩水域资源优厚,建水厂前就设立了多个船厂、港口、码头和砂场,还有水上渔家、捕鱼网具、畜牧养殖、圈地种菜、生产和生活污染。 

  2015年12月28日,环保部下达通知,对余家头水厂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建设码头环境违法案件挂牌督办,要求在2016年6月30日前完成。 

  武昌区政府党组成员李远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按照督办要求,武昌区“挂图作战”,依法对余家头水源保护区整治范围内的砂场经营户、码头业主、违章建筑下达整改违法行为法律文书,先后开展了5次大型综合执法,拆除违法建筑10500平方米。对不按时搬迁的码头单位,依法执行清障令,断电、断水、断路和水上封航禁运。同时对搬迁拆除的码头单位和砂场,给予合理补偿。 

  武汉市辉腾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武汉中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两家单位,此前在余家头水厂饮用水源一、二级保护区内建设有大型渣土水运临时专用码头,拒不执行环境行政处罚。 

  武昌区环保局分别给予这两家公司停止违法建设、罚款39万元的行政处罚,区政府依法下达了关闭码头的行政处罚决定。区人民法院下达强制执行裁定书,组织了强制执行。检察院提前介入,调查涉嫌失职渎职单位公职人员和行政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线索。 

  去年6月,武昌区向环保部申请摘牌这一督办项目。随后,环保部华南督查中心对该项目进行现场检查,给予高度评价。同年9月18日,环保部正式公告摘牌。 

  9月8日,第一财经记者在这里看到,余家头水厂水源保护区所有违法建筑物已清除完毕,9个砂场被全部清场,滩地已完成地面平整,正逐步恢复原貌。 

  湖北省环保厅提供的资料显示,自2016年专项行动以来,湖北重点就省36个地级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进行了排查,均建立了管理档案,共查出19个水源地保护区内存在各类环境问题62个。截至今年9月,已整治完成各类环境问题55个,其余7个环境问题整改正有序推进。 

  严格执法守住百姓“水缸” 

  今年3月,环保部原部长陈吉宁曾专门致信贵州省领导,指出贵州省饮用水水源地存在的一些突出环境问题,细化问题共83项,包括交通工程穿越饮用水源保护区、饮用水源保护区内大量原住居民生活污水和垃圾污染水环境,以及部分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未隔离,保护区内仍有工业点源和养殖污染源等。 

  贵州全省随即加速整改。本月12日,贵州省环保厅提供的资料显示,“十二五”以来,各地市、州已累计投入治理资金20多亿元,完成1800多户原住民的搬迁,关停、取缔、搬迁了17家较大规模企业,取缔关停养殖户115户,散养户72户,封堵了12个排污口,架设了100多公里硬隔离围网,还建立了1座处理能力100吨/日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和3座生活污水处理系统。 

  “贵州省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最大的特色就是严格把关,控制污染。”13日,贵州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局长田获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按照《贵州省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办法》要求,保护区内所有新建(改建、扩建)项目,须征求水源地责任政府和省环保厅的意见。田获介绍,2013年以来,贵州省环保厅共受理征求意见1000余份,其中否决了80余份,对饮用水水源地存在环境安全隐患的项目特别是在一级保护区内的拟建项目坚决予以否决。 

  第一财经记者随督查组在检查时看到,遵义市中桥水库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精星航天电器有限公司的排污口已封堵,污水处理合格后外运至仁江河排放,该企业计划今年底前完成搬迁;位于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的航天职业技术学院419校区完成搬迁,3个排污口已封堵。 

  贵阳市红枫湖、百花湖和阿哈水库,被统称为“两湖一库”,是贵阳市民重要的三口“水缸”。2007年,为切实保护贵阳市饮用水水源地,贵阳市成立了两湖一库管理局、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保护审判庭和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保护法庭,以及贵阳市两湖一库环境保护基金会,变“九龙治水”为“一门牵头、合力治水”。 

  9月13日,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副局长王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管理局在两湖一库持续开展打击非法排污、非法捕捞、违法违章建筑、破坏森林资源和非法取水“五大执法战役”,坚持高频次日常巡查和错时执法,实行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生物净化和生态修复等治理工程。监测数据显示,红枫湖水质总体评价从2013年的Ⅲ类提升到2016年的Ⅱ类,百花湖、阿哈水库水质一直稳定在Ⅲ类。 

  贵州省环保厅的监测数据显示,全省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总体优良,地级及以上饮用水水源地水质优良率(达地表水Ⅲ类以上)多年保持100%,县城饮用水水源地水质优良率达到99%以上。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上海市对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的“秘籍”是实行“水源地—自来水厂—用户”的全程水质监控。 

  上海市的饮用水70%取自长江,30%取自黄浦江。截至目前,上海市已建立了长江陈行、长江青草沙、长江东风西沙和黄浦江上游4个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 

  到2016年底,上海全市已实现集约化供水,把流域型的取水水源地,变成了相对封闭的、有预处理的类水库取水模式。这4个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范围都已确定。目前,上海全市饮用水水源地一级区内已没有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二级保护区内排污口也已全部关闭。 

  今年7月,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了水资源管理规定草案,明确将“河长制”制度化,并用法律固化了最严格的水资源考核制度,要求主管部门每年按照本区域河湖健康评估计划,对骨干河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范围内河道以及其他河道等做“体检”,还可以根据保护的需要,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准保护区外划定缓冲区,按照多源互补、互为备用、互联互通原则建立多水源联合调度机制。  


  

 

[关闭窗口][打印]
版权所有 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
长江科学院信息中心制作  湖北武汉黄浦大街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