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当曲科学考察(6)


  23日,考察队伍从杂多县城出发,向囊谦扎曲香达段前进,途中遇下雪,车外气温仅1度左右,飘飘洒洒、漫天飞舞的雪花覆盖了沿途的山坡,使我们经历了7月下旬高原降雪的过程。当我国东部进入酷夏,江南地区进入35度以上高温酷暑时期,遭遇高原降雪使人感叹不已;当武汉进入37度高温的时刻,家人听到我们遭遇降雪,期望这里的严寒给他们带来透心凉的感觉,但实际上我们得穿上冬装抵御寒冷。这不仅说明我国地区间气候差异巨大,而且反映出高原独特的气候特征。

  经过5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囊谦,吃罢午饭,阴沉沉的天空又下起了雨,但我们的考察队员仍然义无反顾的坚持在扎曲香达段进行综合观测。该观测点是2012年确定的永久观测点,也是第二次多专业综合观测。观测完毕,继续驱车赶赴玉树,经过3小时小分队抵达直门水文站采集样本。至此,长江科学院第2次江源(南源当曲)综合考察任务顺利完成。

  本次科学考察虽然时间短,但深入两江源头区的范围仍然较大,据长期从事三江源考察接待工作的达英局长介绍,我们是过去30年中第三个深入当曲腹地进行综合科学考察的队伍,也是水利界第一次深入当曲进行综合科学考察的队伍。通过本次考察活动,个人的感受颇多,初步印象有:

  第一,7月的当曲一片绿色,尽管考察路线和大本营位置全部都在4700m以上,但感觉比沱沱河4500m要好,河流水系、湿地、草垫和草地给大气提高大量氧气,使得这里充满生机,即使在海拔5000m的高地,仍然是山花烂漫,湿地保护区内野驴、丹顶鹤、猞猁、黄羊等珍稀动物时常出没,当曲是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

  第二,当曲人类活动影响程度超出我的想象。原以为此时是雨季,河网密集,沼泽遍布,人类无法深入,应该是典型的无人区,但现场考察发现,即使在沼泽深处,藏民的畜牧分区铁丝隔栏已经将无人区划分完毕,不时会发现藏民的“夏窝子”(藏民夏天放牧驻地),这些驻地不仅配有帐篷、太阳能发电装置,多数都有皮卡等小汽车,牧民的摩托化和汽车化使当曲地区土路遍布,已经有三座跨当曲大桥,具有跨县域的初级交通道路网,人类活动已经深入到过去被认为是人类禁区的地方。使作为三江源保护区核心区的当曲,生态环境保护任务艰巨。

  第三,当曲地域广阔,水系发达,水循环机制及生态环境响应关系复杂,而气候、地质、水文和生物等科学观测及资料极少,是科学研究的空白区,许多科学问题尚待解决。

  第四,杂多县全县都处于三江源国家保护区核心区域,但作为中国冬虫夏草第一大县的地位已经深刻改变传统游牧业格局及藏民的生活水平和方式。目前,杂多县年平均每户家庭通过采集虫草收入少则4-5万,平均10多万,多则到达百万,而一头牦牛可以卖到几千甚至上万元,使当地藏民迅速致富,多数藏民在城镇有政府补助的住房,在草原保留着不同类型的“夏窝子”和“冬窝子”,摩托车和汽车已经进入绝大多数家庭,已经取代马匹成为藏民放牧、运输和交通主要手段,甚至中小学生上学都有自己的摩托车,牧民劳动强度减轻,劳动时间减短。如每年冬虫夏草采集时间在5月-7月两个月,城镇居民空闲时间很多,需要发展教育、文化、旅游和休闲等第三产业,提高藏民适应富裕生活的方式,改善城镇居住环境。

  第五,对于平原人来说,来到高原,开始都会患有不同程度的高原病,但绝大多数平原人都可以平安度过不适期。我们连续组织多次高原考察,参与人数近30人,没有一人因患高原病而提前退出科学考察,这里面包括年轻人、中年人和接近花甲的人,也包括女同志和平时身体处于亚健康的人。根据我的体会,只要注意高原生活和工作方式,基本都可以平安度过中短期时间(5-10天)高原缺氧环境。以我的指标统计来看,刚到高原(3600m)的第一天,血氧含量85-90%,血压80-120,心跳80;第2天(4100m),血氧含量70%左右,血压85-130,心跳90;第3天(4700m),血氧含量53%,血压90-135,心跳100;第4天(4100m),血氧含量80%,血压85-130,心跳95;第5天(3600m),血氧含量90%,血压80-120,心跳80。指标的变化过程也伴随的高原病的减轻,说明到高原并没有向传说和想象中的那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