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当曲科学考察(5)

 
  杂多县不仅是三江之源县(长江、澜沧江和怒江),更是澜沧江第一县。因为杂多县主要人口、虫草产区和畜牧业都集中在澜沧江源区,所以去当曲考察必然要经过澜沧江源区。在考察完当曲源头后,考察队一行从査旦乡在返回杂多县的路途中,又开始了新的一天探索澜沧江源头的里程。 

  22号早晨,我们清理好大本营后,从査旦乡出发不过1小时就到达两江源区的分水岭,在分水岭处,我们停车下来,又回眸一刻广袤的旦曲湿地,以告别牵挂着我们心怀的当曲,希望今后我们能为当曲湿地的保护做出一点贡献。 

  澜沧江源头来自何处一直存在争议,依据不同源曲,澜沧江长度也不同,至今没有定论。因为澜沧江源区水系十分复杂,水流来源多,但较大的源曲主要有两条:一是西源扎那曲,从长度看,要长些,水量也很大,19世纪外国探险者到澜沧江探险将大本营立就现在的莫云乡,也是扎那曲流经的地方,一直有澜沧江源头之称。二是北源扎阿曲,发源于唐古拉山北侧的扎纳日根山脉的查加日玛峰南坡的莫云滩深处,该源由于达赖喇叭五世曾经住过,影响极大,目前被当地称为正源。据随行的达英局长介绍,目前北源扎阿曲可以称为文化源,而扎那曲可以称为地理源。我觉得这样称呼可能更合理,因为江源之争有自然因素,也有传统习惯和历史文化等多方面的因素,在自然因素方面,能称得上江源的一个在长度、流域面积、流量和走向等四方面占先因素,但四因素各占多少权重,目前没有公认的标准。从文化传统看,古人先发现、古代名人生活过、地区居民长期习惯、源头有著名地理人文特色甚至创奇等文化因素也可能被确定为源头。 

  从査旦到莫云乡的道路还可以,一路行车1个多小时,我们就来到了莫云乡的扎那曲。“导游”到乡里去了解下步的路途情况,我们就在扎那曲边开始采样。扎那曲此时水量很大,水体含沙量很大,水流喘急,真有大河源头之气势。在采完水样、水中和岸坡生物标本后,我们立刻赶到莫云乡与向导车回合,出发下步目标——两大源曲回合处。从莫云到两江回合处,道路崎岖,十分难走,而且沿路景观与旦曲存在明显差距,一是这里多是黄土、红土山体,水土流失严重,山坡植被差;二是山高陡峻,深切山谷山沟多;三是牧民稀少,牦牛少。从莫云到两江回合口我们花费了3个小时,沿途多次跨越河流,高山峡谷,好在没有下雨,如果遇到下雨,不仅道路湿滑难行,而且无法跨越山洪沟或者河道。时近下午1点,正当大家饥肠辘辘(早上每人仅吃了一碗稀面条)、而且疲惫不堪时,车队驶抵一片十分开阔的两曲回合处,眼前豁然一亮,充满眼帘的无垠壮美景致,使大家每个人都激动不已,完全忘记了疲劳和饥饿。一下车就忙着拍照、发感叹。可以说,这里的美丽壮观比我所见到的所有景致都佳。我对多杰说,这里的景致比得上中国绝大多数的5A风景区。当然,来到这里也真不容易,看到如此壮观的风景,每位考察队员都觉得不枉此行。 

  我们在两曲回合口待了近两个小时,在这里大家一起吃上了司机头天晚上为我们准备的凉面,加上菜和牛肉,吃的十分开心、惬意。在如此美丽的地方野餐,无论吃什么都开心,何况凉面做得的确不错,吃完饭大家开始分头工作,采样,收集标本、立碑等。这里除了有一座藏传佛教白塔和经幡外,没有任何建筑物,我们的考察纪念碑立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这里是澜沧江两源回合处,回合后称为扎曲,已经是没有争议的澜沧江源头,这里从此有我们长江委人树立的纪念碑。 

  澜沧江源区的美与当曲不同,虽然植被不如当曲,但它的险峻、山体形态的奇异、色泽鲜明和壮观大气的风景,绝对是值得去冒险、欣赏和品味的,绝对是举世罕见、江山如画的绝佳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