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当曲科学考察(4)


  为了保障当曲科学考察的成功,我们不仅有张永铁司机团队作为后勤支持,青海省杂多县县长特别推荐了两位经验丰富的藏族向导,一位是杂多县旅游局前局长——达英,他生在査旦县,是土生土长藏族同胞,藏语比汉语好,已经用藏语出版过杂多文化方面的专著,不仅书写过这里的三江源区的山山水水,而且对于杂多县藏传文化了如指掌。一路上,不仅指导我们的考察线路,介绍当地的自然地理和人文情况,同时他还是一个摄影爱好者,装备的“长枪短炮”摄影器材比我们的都要好;另一位是杂多县统战部的多杰科员,在内地学习多年,普通话和英文都十分标准,他也是一位环境保护和探险爱好者。有他们两位的加盟,将为我们顺利完成本次科学考察任务提供重要支撑。 

  20日下午,考察队一行抵达査旦乡。稍事休息一小时,大家整队出发当曲下游第一个考察点——当曲1(考察前规划的观测点),进行现场采样,立碑。估计观测点离大本营很近,结果开车1个多小时才到达采样点,距离50公里远。这里有一座大桥,是1995年修的,据说可以通往西藏的那曲。看到水流急喘的当曲,水流量相当大,大家脸露激动之色,根据专业分工队员们开始采样,我们也在桥头立碑纪念。晚上,大家一起商量明天的安排,如果想要更深入当曲源头,需要更多的时间,估计来回需要13个小时,这将考验我们向导认路的本领和我们的体能,因为进入4700-5000m高程的无人区,什么样的风险都要考虑周密。 

  21日早晨,尽管大家度过了难眠的一夜(4770m),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一行5台车出发,留下3台车及司机,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节约用油,由于査旦乡没有加油站,我们两天的油就靠车队在杂多加的,得轮流着用,留下的司机并不轻松,担任炊事员,负责30人两天7餐饭,这可是另一项艰巨任务。由此,每辆车满坐5人,挤得满满的,一路颠簸行驶,更增添了考察队员的疲劳感,没有办法,为了考察成功只有这样。 

  出发第一战,开车越过16公里的沼泽地到达当曲2观测点,这里也有一个大桥,据说是两年前修的,但桥面已经变形,桥基也被冲刷,已经算是危桥了,看来是个“豆腐渣 ”工程,设计和施工都有问题,也可能是这里的自然环境恶劣,建筑物容易损坏。大家采完样后继续沿当曲河边向上游进发,路越走越模糊,已经看不清是否有路,不时跨越小溪和沼泽地,到后来完全看不见路了,就凭达英局长看地貌(高山等)试探前行,4驱8缸的越野车发挥到极致作用,一会走河道,一回爬上山。每当爬上山顶才可以看清下一步前进的方向。 
       
  我们的目的是尽量向上游前进,接近江源。经过4小时摸索前进,终于到达当曲3观测点,大家忙着采样,立碑,这是我们本次考察的基础目标。就在这时,有人发现前方有台施工机械在修路,这为我们提供了进一步向上的可能,经过谈论,我们决定,再派2台车继续探索前行,大部队留下采样,保证先完成基本任务。这样,我们两台车继续向前行驶了16公里,来到当曲源头两大支流回合点,这就是我们事先规划的当曲4采样点,这里离真正源头不到5公里,再向上没有任何道路了,只能步行。 

  据达英局长介绍,如果走到源头来回得2个多小时,而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我们已经精疲力竭,午饭也没有吃,已经无法再在海拨4900-5000m的地方步行两个小时了,回到大本营还得4-5个小时。就这样,我们止步离源头5公里的地方。令人欣慰的是,圆满完成了当曲4个采样点的任务。据达英局长等人介绍,来到这里的外地人比到达姜根迪如冰川的人还少,只有国家地理及极少数探险者来过此地,到达当曲4地点的科研人员不超过20人,我们可能是水利人走到当曲源头最深入的人,应该感到自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