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当曲科学考察(3)


  极地科学考察不仅需要精细的组织和队员们良好的身体素质,同时强有力的后勤保障更是科学考察最重要的保障,特别是到无人区或者登山探险尤为突出。本次考察当曲和澜沧江源都是无人区,车辆、吃、住、医疗及应急预案都十分重要,而这一切的准备就绪,得益于张永团队的精心准备。 

  当曲是典型的沼泽无人区,夏季虽然氧气条件好些外,不停的降雨却增加了科考的风险。为了探明路线,张永车队去年就实地考察过当曲,确定了考察路线,并发现当曲腹地——査旦乡已经通路了,可以在该乡建立大本营。就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周,张永及车队派专人前往玉树州,杂多县及査旦乡,采购物资、联系地方政府的支持,请向导,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确保考察队顺利地进入南源腹地。 

  査旦乡虽然是一个乡,但全乡人口仅1000人,面积却有900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仅500人左右,住在乡政府所在地的两个村只有100-200人,周围为无人区。这里只有一个很小的学校,没有电,但有一个光伏电信基站,有电信信号。为了考察队能够在这里建立临时基地,张永团队说服村政府,将村政府活动室租借我们,一间大厅加三间小房,容纳我们一行30人,大多数队员住通铺,但比起住帐篷要好多了。一日三餐,早餐和晚餐自己做,中午在路上啃干粮喝矿泉水。 
      
  考察队一行20日早上8:00从杂多县城出发,到査旦乡虽然只有200多公里,但我们的车队走了7小时,平均30km/h,因为路况实在差,而且不时降雨。到达驻地一査这里的高程:4770m,比沱沱河还高200多m,高原反映苦恼着我们大多数人,有发烧的,有拉肚子的,有呕吐的,连我这个多次上高原的“老兵”也感到头疼,浑身发冷和疼痛,一天到晚手脚冰冷,就像感冒一样,问医生说是正常的,而且血压90-130,在高原是很好的,但测量血氧含量,只有50-60%,显然,我也患高原病了,只是比年轻人反映好些,由于住宿地没有自来水,司机从老远挑来点水仅够烧开水和做饭,没有洗脸洗脚水,再加上大家都很疲劳,基本都没有洗就睡了。 

  到达査旦的第一个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着,头上像悬着块石头,一点睡意都没有,实在睡不着,我4点就起床穿好衣服来到室外。外面一片漆黑,刚开门就发现两个藏獒伏在门口,吓了我一跳,好在我不怕狗,而且这些藏獒也还温和,上完厕所回屋和衣而坐,静候天亮。直到5点我再次出门,发现外面仍然一片漆黑。忽闻牲畜的声音,走近一看是一群牦牛在门前休息,稍过一会,发现一对母女正在忙活,母亲给牦牛挤奶,女儿给小牛仔戴口罩,似乎是控制小牛吃奶。大约忙了半个多小时,天渐渐地亮了,那位看起来只有10多岁的小女孩拿起鞭子赶着牛群出去吃草。当我们吃早饭时,母女俩又回到了牛圈收拾牛粪,将牛粪堆砌晾晒作为冬季燃料。看完这一幕幕的生活场景,我深深地感受到,藏民是勤劳的,而养牛的技能自然代代相传。  

  清晨,这里很凉,只有几度,藏民们还穿着棉衣,我由于一夜未眠,头部疼痛,身感不适,带着这种状态准备开始最辛苦的征程,今天我们要探索当曲源头,在那种强烈探源激情的冲击下也就顾不上其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