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当曲科学考察(1)


      经过半年的准备, 7月18日我们从武汉飞往青海西宁开始长江源南源——当曲的科学考察,由于本次科学考察年轻人比较多,他们怕高原病,所以,他们已于前天赶到青海玉树(3700m)做高原适应性准备,因为高原病优先选择耗氧量大的年轻人,慢慢上高原是必要的,也是科学的。 

      本次江源科学考察是长江科学院继2010年长江委组织江源科学考察后的第三次。2010年江源考察的重点是长江正源——沱沱河,其标志性的成果是到达沱沱河的源头,到达长江的源头姜根迪如冰川——长江流出第一滴水的地方。当时考察队伍规模大,有近百人参与,20多辆车,但真正登顶的人只有20多人,即1/4人上去了,由于高原病的困恼,一路上不断有人被迫下撤。2012年江源科考重点是长江北源——通天河(楚玛尔河),我们几乎沿通天河走了100多公里的路,当时带了大量科学仪器设备,采集了大量生物、土壤和水质标本,还带了无人机,自动测量车等,取得丰硕成果。 

      本次科学考察我们一行近20人,参加科学考察的有水资源、水环境、河流、空间信息、水土保持、地质等方面的专家,绝大多数具有博士学位,由4位教授带领,当然为了保证安全,我们带了一名医生,为了报道本次科学考察,中国水利报派了一名主任记者随行。为了保证在无人区通信的畅通,我们还带了海事卫星,因为我们有2-3天进入无人区,可以说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 

      当曲虽然没有江根迪如海拨高,但这里沼泽面积大,很难深入,所以,到沱沱河、格拉丹东探险和科考的人远多于当曲,到目前为止,到过当曲腹地的外地人可能不到200人,那里还是一片处女地,相关的科研成果极少,所以,当曲充满魅力,也充满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