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两上江源,洗涤人生——江源科考(十一)

   
    2010年10月下旬,作为长江水利委员会江源综合考察前站组组长,我第一次来到令人向往的长江源;2012年7月27日至8月6日,作为长江科学院江源科学考察团副团长,我第二次来到割舍不断的长江源。如果说两上高原考察有什么体会,我觉得应该是人生的再一次洗涤和历练。

    2010年10月20日我们从格尔木出发,当晚住沱沱河(4530m),第二天(21日)达到雀莫湖(5100m)建立野外大本营,第三天(22日)向姜根迪如——长江流出第一滴水的地方——进军,晚上返回雀莫湖(5100m),第4天(23日)建设大本营并开始回撤,第五天(24日)早晨4点半回到格尔木。第一次江源考察的主要目的地是探询真正的长江源头——江根迪如冰川,长江流出第一滴水的地方,并在那里用中文和藏文立上长江水利委员会的登顶纪念碑,那是立在长江源头最高、最大的纪念碑。为了顺利抵达江根迪如冰川,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必须通过大片无人的沼泽区和河滩区,必须等到湿地结冰的季节才能到达。所以,10月下旬的江源区已是白雪皑皑、冰封千里的季节,此时江源大气含氧量只有平原区的43%左右,需要克服的困难主要是高寒缺氧,为此安排的时间比较短。但这样必然缩短了登顶队员适应高原区所需的时间,使得大量人员高原反映严重,不得不中途或者接近江源时遗憾地退出,实在是无赖之举。我作为前站组负责人,当时第一次登到3000m以上高原,有点“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劲头,再加上必须保障大部队按计划实施考察,没有退路,必须“以身试氧”。最终,克服艰难困苦,胜利地完成了任务。当时的心里不仅高兴,同时深感这是一次人生最重要的历练。

    这一次的江源科学考察目的,旨在确定长期科学观测的野外站点和断面、采集江源区的水生态和水环境标本、初步测绘典型区域地貌、地形及河流形态图形及影象资料,为以后长期定点观测打下基础。所以在有路能够达到的长江和澜沧江江源区,由于不需要进入高原沼泽,选定在了夏季,氧气相对丰富的时间,即7月26日到8月5日。由于本次季节好,适应时间长,尽管大多数人都有程度不同的高原反映,但全体近30人的考察队伍顺利走完了全程,说明,只要精心准备、逐步适应和忍受2-3天,绝大多数健康的平原人是可以适应高原环境,至少可以坚持7到10天的高原行时间,当然,必须有几天痛苦不堪的难受日子。

    本次科考,我走过的历程是7月27日-29日西宁及附近地区(2100-2300m),30日住格日寺(4100m)路过黄河源区(4610m)和巴颜客拉山口(4824m),31日住玉树洲称多县(3800m),8月1日住玉树洲政府所在地结古镇(3600m),2日住曲玛莱县(4200m),3日住沱沱河镇(4530m),过风火山口(5010m)和昆仑山口(4767m),最后在4日-5日安全抵达格尔木(2800m)。

    从平原到高原不仅身体需要作出较大的调整,如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和适应缺氧环境,而且是一次心灵的洗涤。当你看到广阔的高原,看到一年四季不融的雪山,看到碧蓝的天空或者变化无常的云朵,看到藏民虔诚的祈祷时,你的心灵会得到净化和升华。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很渺小,你没有办法去征服自然,你只能顺从或者敬畏大自然。在人类社会中,你也无法撼动社会演变规律,你还争什么呢?争等于不争,不争等于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