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长江源科考日记(7)

 
8月4日

    今天是在江源考察的最后一天,完成沱沱河的采样后,考察团就要往回返了。回程不是从西宁走,而是经昆仑山口,到格尔木坐飞机,经西安转机回汉。
    从沱沱河到格尔木的路上穿越了三种高原陆生生境,一种是沱沱河区域草场破坏严重的红土区,可谓满目疮痍,惨不忍睹,裸露的山坡铺的是防风墙和固沙网,间或能看到零乱的草地;一种是可可西里保护区基本上是保护完好的草场,山坡上就像铺了一层漂亮的草毯;还有一种是格尔木附近已是寸草不生的黄土高坡,恐怕再也难以披上绿装了。
    途经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我们下车参观了保护站的展览室,缅怀为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献出宝贵生命的杰桑·索南达杰烈士,为他及他的家人为可可西里做出卓越贡献而感动。据保护站的同志介绍,目前已基本没有偷猎情况,藏羚羊的数目也在显著增加,索南达杰的血没有白流。
    索南达杰的生命换来了可可西里的安宁,而高原脆弱的草场生态要怎样才能保护?是否也需要奉献生命的代价才能换取高原草场的完整呢?在这样的生态脆弱地区是否应制定严格的保护制度和科学的发展规划,控制草场退化,恢复植被?
    此次江原科考就要结束了,但留下的一串串疑问还需要去探索,引发的一个个启示还需要去深思,采集的一组组数据还需要去总结,期待的一项项成果还需要去钻研。总之,江源科考有始无终,江源的生态保护也是没有终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