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  考察感悟  正文 
长江源科考日记(6)

 
8月3日

    按计划,今天我们要赶到此次考察的最终目的地——沱沱河。7:30就吃完早饭出发了,一路上见到了许多期待之中和意料之外的景物。
    出发没多久,就到了曲麻莱县城旧址。曲麻莱县是1952年建政,今年正好建政六十周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因旧县城所处地理位置窄小,发展受限,整体搬迁至我们昨晚住的新县城。在旧县城遗址只剩残垣断壁,已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屋。但还能分辨出哪是县委大院,哪是院门、院墙,哪是开会的礼堂,当时最好的房子——供销社的门柱子仍顽强的矗立在废墟中。这似乎就是电影里看到的五、六十年代的县委大院的影子,不知这是不是可推断当年全国的县委大院都是一个模子?
    中午,我们选择了一块风景优美的地方休息、露餐,这里不仅是高原草场,还有溪流在草场中徜徉。郭院长看到这里生态保护的很好,指示我们取样分析。水样很快取好了,取生物样颇费了一番周折。在一条宽不过5米、深不过1米的小溪中,竟有丰富的水生生物,尤其是鱼类,不仅数量多,而且个头大。很快,赵博士用网具就捕到几条小鱼。鱼的样子很特别,不仅没见过,而且与澜沧江和通天河的鱼的特征很不一样。这时考察团员们还发现了几条20-30公分的大鱼,都纷纷围过来助阵赵博士抓鱼。可惜,只有赵博士一个人有下水裤,其他人都只能站在岸边“动口”。
    在这么小的生境里,就能供这么大、这么多的鱼生存,显然与当地没有污染、没有捕捞和人为干扰有关,这里面应该有一些启示值得思考。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就已经驰骋在青藏铁路上,像走麻花一样与青藏铁路交错前行;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后,一路上还见到藏羚羊、藏野驴、黄羊、野狼、牦牛…..,还有几具发白的动物骨架;过5100米的风火山口时,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好像已经完全适应了高原环境。
    在顺利完成曲麻莱、楚玛尔河的采样任务后,终于达到了沱沱河兵站。吃了一次兵饭,住了一回兵营,体验了一次高原部队的生活。当然这不是部队生活的全部,但也留下难忘的记忆。